<span id="mu1ws"></span>

<i id="mu1ws"></i>

  • <i id="mu1ws"></i>
    辣文小说网 > 他和她们的群星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还是纯粹一点的好

  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还是纯粹一点的好

      必须要承认,文森中将的求生欲和演技确实是很让人叹服的。大概都是在帝国的监牢里磨练出来的吧。要是他十八年前便有这定力,便不会被情报部门和总参谋部的蠢蛋们坑了。就算是到了这时候,他的表情都没有什么可疑的变化,而是如同教科书般的先是呆滞,随即震惊,接着便是一种哭笑不得的无奈。

      “您,您到底在说些什么啊?如果您是要为新巴黎事件复仇,我可以理解,我也确实有罪。可若是别的,我就没法接受了。我这个人,我这种人发动军事政变,您……不要开这种恶劣的玩笑啊!”

      然而,在两位灵能者面前,他精神上的动摇却表露无遗了。就连同样被余连的话惊到了的黑月伯爵,也都若有所思地上下打量对方一下,点头道:“确实……新巴黎事件的经过和真相,一般的民众自然不清楚,可对高官来说不是秘密。同情你的高级军官也不在少数。”

      是啊,这其中甚至包括派里斯元帅。

      “所以,这家伙去搞一个专门为伤残军人组织的慈善总会,就是这个原因吗?”

      “以下都是我的猜测,真的只是猜测哦。”余连道:“有不少高级将领和官员对这家伙很同情,再加上他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安排,做的又是好事,自然会放任他把这件事办下去。如此一来,他便可以以军人慈善组织的名义,在军人中组织各种互助联谊组织,你可以轻易地收集军队现役,以及退役军人的情报,甚至是他们的政治倾向。你可以因此召集对现有的体制和状况不满的少壮派军人。我相信,这种人并不是少数。某种意义上,我就是其中之一。如此,经过几年时间的发展,政变的人手有了,先期的组织架构也完全建立起来了。”

      黑月伯爵点了点头:“古往今来,所有的政变,好像也都离不开这种操作。”

      “别开玩笑了!共同体,共同体是光荣共和国,共同体的军人也都是有着崇高理想的人民保卫者,怎么可能做……”

      “是啊,正是崇高,或者说自以为崇高,才更有可能被利用,不是吗?原本我们的独立自然归功于大家的抗争,但大多数其实还是多方妥协的结果,共同体政府在建立初期就留下了大量的前朝余孽。可军队,好歹也是李元帅和最早一批狮心会的成员建立的,总体而言还比较干净,就算是堕落也还需要点时间的。对现在的社会痛心疾首的军人确实不在少数。可正因为如此,他们才更加难以忍受现状吧。”

      文森中将依然在摇着头,一本正经地辩论道:“政变这种事,难道不是应该迅速组织马上启动吗?你不知道什么叫夜长梦多吗?那么长时间,一旦被破获了,不就白给了吗?”

      “是啊,可是拖得越长,准备得不也越充分?对现状不满的人,也就会越多啊!您的计划当然有可能被识破,但同样也有可能成功,不是吗?”余连耸了耸肩。

      “所以,这家伙只是一个棋子。”黑月伯爵问道。

      余连点了点头:“是啊,而且还是一步闲棋。”

      文森中将似乎露出了屈辱的神情,但他很快就把这自然转化成了被冤枉之后的屈辱,正色道:“您,您是在侮辱我!我真的只是一个回家之后,想要做点事情的老人。我承认,我确实得到了卫王殿下的一定资金支持,但那位一直就是一个很热心的殿下。你们去查查就知道了,他资助过至少二十家慈善组织呢。”

      “也就是说,他至少正在酝酿二十个阴谋?”余连震惊道。

      中将不想说话了,一副被气到了实在不想和你这种没逻辑的疯子说话的委屈样。

      “您要对自己有信心。在以前,您也是很受瞩目的年轻将领,而且是情报参谋出生。策划能力和组织能力都非常优秀,再配上现在的行动力和求生欲,一定是可以干出一番大事业来的。”余连安慰道。

      如果不是遇到我的话……

      事实上,在另外一个时间线的三年后,也即是共同历833年的7月26日,他确实成功了。

      在那个历史中,新玉门殖民地的统治摇摇欲坠,新旅顺镇守府也对越来越激烈的海盗行为无计可施,凯泰人对外环舰队和直布罗陀星门的偷袭也都取得了成功。

      可即便如此,共同体政府却依然表现出了极大的“忍耐”和“退让”,完全没拿出什么一雪前耻的气魄和办法出来。

      一个已经在少壮派军官,以及退伍军人团体中发展了两年多的“赤心俱乐部”牵头,在地球发动了军事政变。

      这个组织展现出了足以让全银河瞠目结舌的策划力、组织力和行动力,一天之内便占领了太阳系内所有的重要目标。除了以时任国防委员长凯斯·尼希塔为首的几位要员逃离,大多数高级官员也都被软禁。

      更重要的是,当时共同体最强大的兵力,常驻太阳系的本土舰队也被“赤心俱乐部”控制,成为他们最大的武力凭依。

      后来的一些过程,暂时就不赘述了。政变确实是被镇压下去了,杨老师,以及830界的同学们也是在这场内战中崭露头角的。可我们猜也能猜得出来,这场已经演变成内战的叛乱,将会给整个共同体带来何等的动荡和灾厄。

      更让余连无法容忍的是,在平叛军队最终进入地球,将大部分政变主谋都逮捕的时候,一个人逃到夏威夷的文森——那时候已经是政变政府的上将了——启动了早就埋在了岛下的中子炸弹。

      毁灭性的武器将这座位于地球中心的岛屿,以及岛上的地球首都永恒城彻底埋葬在了海啸之中。陪葬的还有将近一百多万普通市民。

      所以,这个家伙,别看现在一副求生欲旺盛的德行,但骨子里其实是彻底癫狂准备报社的疯子,绝不能留!

      余连暗暗下定了决心。这时候,却听黑月伯爵道:“好吧,你现在想怎么做呢?你并没有什么证据,他估计也不可能在法官面前承认自己的罪行。而且,说实在话,就算是他真的准备搞政变,现在也什么都来不及做啊!”

      “最好的办法,当然是他自己承认了。实际上,他的政变计划已经开始了,只是还没有铺开。方才在球场的时候,他就已经在和自由进步党那位以强硬和爱国著称的阿普伍德议员,暗自串通了呢。我把他们谈话的场面录了下来。不过说实话,最多证明那位议员先生赌球,以及非法诈捐。我很希望,文森中将能老老实实地提供一切协力者的名单,我在往上面一送。当然,看样子,这家伙是不会承认的啊!”余连看了看依文森中将,老家伙然是满脸屈辱、委屈甚至还有点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
      “就算是他承认了,你怎么往上送呢?你也不希望上面知道你的存在吧?”

      “这确实是个问题。不过,实在想不到办法,我就贴网上呗。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啊!连您这位黑月伯爵都出镜了,大多数民众一定是会相信的。至少,所有有想法的家伙都会收敛一下;所有爆了名的家伙,也至少得掉一层皮。在官场上混,谁没有几个敌人呢?”余连耸了耸肩,又道:

      “当然,如果这家伙是个硬骨头,什么都不愿意说,那我也就只好给他绑个石头丢到海里去了。文森中将失联啦,他的保镖和助理死在了雾都光年球场旁的小巷里,正好是在他和阿普伍德议员密谈完之后。您说,这样的事情闹出去,会对阴谋参与者怎样的效果呢?”

      文森中将哆嗦了起来,拖着自己的身躯往船角落里缩,但却只移动了小半步,便疼得差点晕厥过去。

      他也不是真的无所畏惧嘛。

      黑月伯爵看着文森中将乐了,但停顿了一下,又道:“只是……时间一久,该发生还是会发生的!很多军人,以及民众将对现有的政体愈加不满,也有很多阴谋家想要借此兴风作浪满足自己的利益。没有文森中将,也总有其他人会扮演他的角色。”

      你居然有这般唯物的史观,在这个遍布唯心主义蠢货的宇宙中,还真挺不容易的。

      余连瞥了黑月伯爵一眼,看对方越来越顺眼了。

      现在这种状态就很好嘛,以后可千万不要再丧了啊!

      这时候,伯爵又道:“所以,你还真不够聪明。这时候,你难道不是应该冷眼旁观,等待世事变化吗?在一个混乱的时代中,你这样的人才更好出头吧。我见过太多借势而起的所谓英雄。风云不便,”

      “是啊!这个国家确实是各种病入膏肓,我现在做的,或许也只是一点特小家子气的裱糊吧?这么做了是救不了国的。宏观地说甚至毫无意义……可是,总是能挽救一些无辜的性命吧?明知道能挽救一些生命便不去做,却非要说服自己是为了一个更大的目标而静待时机,这或许能说服一些骨子里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,却真的说服不了我自己。”余连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笑道:“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灵能者啊!真要精神分裂了,是会死的很快的。”

      他看着那边听得有点呆愣的文森中将,笑道:“不管是要干什么,还是得纯粹一点?您是说吧,文森中将?”

      是的,不管是想要干什么,要干到最后,都是需要一点纯粹的。

      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就是做独裁者都必然是无量无胆的二流货色,就更不用说是革命了。

      “而且,非要从功利的角度说,我也得给共同体稍微续一下命,我需要时间……”

      “那么,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黑月伯爵又问。

      余连一时间无法回答,一方面他觉得自己和对方好像还没有熟到这个程度。一方面,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    他觉得自己对共同体应该还是有一点义务的。哪怕这里平行的宇宙,自己姑且也是个地球人。不仅仅是因为这辈子自己身为共同体军人的立场,就算是上辈子的自己好歹也是义勇军的王牌战斗英雄啊!

      可是,这个药丸的国家,到底应该怎样去拯救呢?

      我特么要是真的知道,上辈子不就做了吗?至于要被全银河通缉吗?马老师、乌同志和李教员的东东我也是看过啊!可问题是,屠龙术五卷看得人多了去了,世界多了几个李教员啊?

      果然最轻松的,还是把舅舅全家移民到联盟去,然后带着菲菲去看看前世没有见过的风景对吧?

      余连还在思考中,对面的黑暗伯爵却忽然笑道:“我倒是觉得啊,归根结底,我们的国家啊,就是没有一面能让大家集结的旗帜,没有能让大家统合的意志,没有一个能鼓舞大家,指引大家的,兼备勇气和智慧的声音!”

      这个我也懂啊!可是,做起来又是何等困难呢?这世上看过那五卷屠龙术的人多了去了,有几个成李老师了?

      “怎么样?小兄弟,如此千钧重担,岂有意乎?”他忽然又道。

      余连在面具后无声地喟叹一声。一种站在历史长河下游的骄傲感和一种上辈子就体验过的孤寂感,顿时油然而生。

      然而,对方却完全没觉得自己唐突,却大声地笑了起来:“大争之世嘛,有点自己的想就连现在帝国他们的开朝大帝,也只是雇佣兵出生啦。如果你的想法真的有可执行性,真的能让地球人,以及属于我们地球人的国家强大起来,有朝一日能和帝国联盟争锋,我就算是做你的伯爵,也不是不行哦。

      说到这里,他的语气多了一丝落寞和叹息:“我曾经也遇到过这样的人,可惜他去得太早了。”

      文森中将看了看黑月伯爵,又看了看余连。

      

      ,
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417xs.com